倾心传唱“伊儿哟”——记常德丝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谌晓辉

    发布日期:2017-04-14 信息来源: 市文体广新局 字体:[ ]

    谌晓辉,常德丝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二级编导,武陵区文化馆原党支部书记。1971年拜丝弦老艺人戴望本为师,掌握了常德丝弦基本唱法,对常德丝弦情有独钟。

    后在武陵区文化馆从事群文辅导,主抓少儿艺术团工作,创作、编导了一大批常德丝弦、儿童丝弦表演唱,其中,儿童丝弦《悄悄话》在湖南省第一届少儿艺术团队调演中获金奖,儿童丝弦《街街走》在省艺术节目调演中获创作金奖、表演银奖,儿童丝弦《月亮粑粑》在全国电视艺术大奖赛中获银奖,儿童丝弦《童年》、《打水仗》在全省调演中获银奖,丝弦歌舞《马马嘟嘟骑》获全国大奖赛银奖、全省艺术节金奖。2015年,她参与编排的常德丝弦《110的故事》获全省艺术节金奖。

          “拨动琴弦唱起歌,又唱农村新事多,非是小妹妹们嘴巴巧,心事要用火车拖,伊儿哟,伊儿哟,伊儿伊儿伊儿呀伊哟……”3月22日,武陵区文化馆一楼排练厅里,一群八九岁的小娃娃在谌晓辉和宋洁两位丝弦老师的指导下,弹唱起常德丝弦《新事多》,像模像样,颇有韵味。

    衣着朴素、面容和蔼的谌晓辉,是常德丝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今年64岁的她依然嗓音优美,演唱自如,孩子们喜欢围着她,听她唱原汁原味的常德丝弦。

       “常德丝弦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,我们要珍惜它,不搞花架子,静下心来学习与传承。”谌晓辉时刻不忘肩负的传承使命。

    爱上丝弦  搀着师傅走街串巷表演唱

    说起与常德丝弦的结缘,谌晓辉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这样一个场景:一位戴着墨镜、身材魁梧、文质彬彬的盲艺人,端坐茶馆中央,手拉二胡,动情唱起“伊儿哟”,引来阵阵叫好声。

    这位盲艺人便是谌晓辉的师傅戴望本,一个眼盲心不盲、脑子里装满剧本的民间艺人。

    “他坐在那里,一表人才,一点也不像个盲人,还有些心高气傲呢。”谌晓辉对戴老师的回忆,满满的都是敬重。

    从小爱唱《铁梅》《红灯记》等样板戏的谌晓辉,17岁被选入毛泽东思想宣传队。“当时,市里决定恢复常德丝弦,要招一批小演员,我被选上了。刚开始,我父亲坚决不同意,后来还是宣传部长亲自上门做工作,他才点了头。”谌晓辉回忆。

    “那时,宣传队的老师大多是从1968年解散的武陵春曲艺社请来的,戴老师就是其中一个。”谌晓辉回忆道,“戴老师唱丝弦、渔鼓、民间小调,样样拿手,又唱得好听。我一心想拜师,整天跟着他,帮他生火、烧水、端茶,还主动搀着他走街串巷去演出。他被我的诚心打动了,耐心耐烦地教我唱常德丝弦经典剧目《宝玉哭灵》《王婆骂鸡》《书记的办公桌》等。”

    “不管是出去演出还是吃饭,都小心搀扶着戴老师,有人觉得丑,我丝毫不觉得,因为我把他当成自己的父亲,他也愿意教我这个徒弟。他教唱时一丝不苟,很认真。”谌晓辉颇为感动地说。

    谌晓辉清楚地记得,上世纪70年代,她与戴老师一起表演的《宝玉哭灵》参加了全省第一届曲艺调演,获得好评。

    “戴老师一肚子的货,可惜我当时只学了一些皮毛,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悔。”谌晓辉说,“后来,黄辉老师编著的《常德丝弦》一书里,大部分常德丝弦曲目都是由戴老师演唱后整理出来的呢!”

    传承丝弦   让原汁原味“伊儿哟”唱下去 

    1979年,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撤消后,谌晓辉作为文艺辅导干部被分到常德市文化馆(即常德地改市后的武陵区文化馆)。

    因为酷爱常德丝弦,谌晓辉与其他文艺骨干一起探索丝弦传承新路子,将一些耳熟能详的儿歌、童谣谱成常德丝弦的曲子,进行表演唱。馆里招来一批优秀小演员,组建常德市少儿艺术团,培训儿童丝弦表演唱。

    上世纪90年代,谌晓辉参与创作、编排的儿童丝弦《悄悄话》在湖南省第一届少儿艺术团队调演中获金奖,儿童丝弦《街街走》在省艺术节目调演中获创作金奖、表演银奖,儿童丝弦《月亮粑粑》在全国电视艺术大奖赛中获银奖,儿童丝弦《童年》、《打水仗》在全省调演中获银奖,丝弦歌舞《马马嘟嘟骑》获全国大奖赛银奖、全省艺术节金奖。另有《跷跷板》《金打铁银打铁》等儿童丝弦获好评。

    被确定为常德丝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后,谌晓辉深感肩负的重担。在馆长付芳丹的支持鼓励下,她全心全心投入常德丝弦的抢救工作,决心传承原汁原味的常德丝弦。她出面请来胡楠、宋洁、张官保等丝弦老前辈,指导丝弦节目排练,教唱常德丝弦。

    每周三,由胡楠老师授课的常德丝弦传唱班,面向馆里10余位文艺骨干演员,谌晓辉每堂必上。一到演唱环节,她主动站起来要求演唱。胡楠老师对她说:“你是老师,不需要唱。”她却坚持一字一句唱出来,让老师检验指正。她说,我如果不好好学,怎么去传承,教别人唱呢!

    每天早上七点半左右,谌晓辉就会来到办公室,第一件事就是把最近学的几首丝弦曲子温习唱一遍,细心体会胡楠老师教的每一个咬字、每一句唱腔。

    “常德丝弦的唱法很灵活,‘按字行腔,字正腔圆’,能做到这八个字,就唱好了60%。胡老师唱得特别好听,要得到她的真传太不容易了。丝弦的曲牌很多,够得我们去学习琢磨,比如深沉深厚的川路一流,激越高昂的川路二流,哀怨悲愤的川路三流。”谌晓辉激动地说。

    每周五下午的常德丝弦弹唱班、每周日上午的少儿丝弦表演班,谌晓辉主动担起教唱的重任。令她欣慰的是,孩子们学得很认真,进步也很快。孩子们很喜欢听她唱丝弦,开心地喊她师傅、谌奶奶。

    让谌晓辉记忆深刻的是,10岁的小学员谭笑对丝弦入了迷,学得很快,现在能边弹琵琶边演唱。去年的一次丝弦清唱会上,一曲20来分钟的《王婆骂鸡》演完后,在台下观看的谭笑竟一句不漏地唱了下来,令大家惊叹不已。

    不少考艺校的高中生、写论文的研究生慕名找到谌晓辉,向她了解丝弦,学唱丝弦,她都热情接待,悉心传授。多年来,她带的新老学生上百人,她的丝弦课走进了北正街小学、常师附小、东升小学、光荣路社区等,受到中老年学员和小学员的喜爱。

    谌晓辉说,依靠我一个人的力量,是传承不好常德丝弦的。她常常与胡楠老师、宋洁老师通电话,谈的都是丝弦的唱腔、编排与传承,一谈就是个把小时。她很尊重这二位前辈,有想法不一的时候,总是先服从老师的安排,再私下找机会商量。

    “胡楠老师有心脏病和高血压,宋洁老师家住长沙,但她们心心挂念着丝弦的传承,招之即来,来之即战,还经常给我加油鼓劲。她们的艺术修为高,言谈举止很有涵养,称得上德艺双馨,值得我们学习。”谌晓辉心怀感激地说。

    “常德丝弦的老曲牌有100多种,我们的任务还很重,路还很远,但我会与老师们一起,将原汁原味的常德丝弦毫无保留地教下去!”谌晓辉的一番言语,透露出她传承之路的坚定和执着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(来源:常德日报记者  王敏)

     

    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    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